该国战败后定居国外的移民居然乱让本地人“躺着也中枪”

该国战败后定居国外的移民居然乱让本地人“躺着也中枪”

德国战败后数月,负隅顽抗的日本在反法西斯阵营的猛攻之下,最终也选择了投降。在二战前,日本的军国主义与武士道精神相融合,成为了他们妄图扩张的精神动力。当妄想转化为侵略行为后,大部分日本民众都沉浸在编织出来的大国美梦中。随着战事的发展,太平洋上的节节溃败让谎言渐渐被戳破。直至裕仁宣布投降的那一刻,日本民众才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。

在当时,日本本土都有国民难以接受这一事实,更遑论在国外的移民了。今天,我们就谈一谈在日本战败后,日本一些移民的荒谬行径。在明治维新后,日本人口迅速增加。日本天皇鉴于国土小、资源缺乏等等原因,就让官方组织移民。这其中,有将近20万日本人选择移居巴西。部分移民在得知日本战败的消息后,一时间无法接受,竟引发巴西内部的社会骚动。

在投降前,日本移民就已经受到巴西政府的弹压。不过那时候只是轻度的,对于人身安全没有造成任何威胁或者危害。毕竟巴西远离战场,而且有不少带有纳粹思想的外国移民定居于此。这当中,单是战前的德国移民就有100多万人。直到20世纪60年代,巴西的总人口也不过7千余万人。所以即便巴西选择了反法西斯阵营,但是对这些移民群体的态度还是比较暧昧。

而且当时的日本移民跟巴西人处于一种近乎平行的世界。在战前,他们就与巴西本国国民没有太大的交流。日本移民社区,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医疗、教育以及行政体系。在管理上,他们只服从于日本驻里约帝国大使馆。

自1942年日、巴断交后,日本移民社区陷入了更为封闭的状态。但是鉴于日本移民的勤勉和对经济作出的贡献,当时的巴西政府也就没有采取强制归化的手段。他们只是将日本移民获取信息的渠道切断。即使到了日本宣布战败的那一刻,巴西政府也没有做太多的宣传和庆祝意识。

当时部分处于上流社会的日本人早就了解到了战争的真实情况,但是选择了默不作声。他们似乎和巴西政府达成了一种默契,都试图淡化此事,让日本移民慢慢融入战后的社会。

可惜的是,随着日本方面正式宣布投降,谣言也四起而出。正如上文所说的,大部分日本移民早就无从获悉母国的情况。当1945年8月15日《终战诏书》一传出,他们只有震惊、愤怒和怀疑。毕竟在此之前所有消息渠道都被封锁,为何唯独在这一天,传出了这一消息?

日本的军国主义教育本就深入骨髓,对后人而言这种反应也在意料之中。当时,在巴西境内的日本移民第一步就是求证事实。

他们想要证实,但是在巴西境内能获取消息的渠道很少。没有放弃念想的他们,继续寻找资料以证实消息。通过只言片语,他们有些人推断出日本可能投降了。不过日本移民得出的答案不止一个。有些人认为这是巴西政府要强制规划他们的策略,有些人则开始认真考虑战败后要怎么办,

随后,日本移民群体分为了战胜派以及战败派。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。战败后的日本政府,也没有及时告知真相,而只是做了模糊、淡化的处理。这种行为更是令战胜派坚信日本没有输,还获得了最终的胜利。即便在当年的9月份,日本政府终于发出了官方的战败声明,也无济于事了。战胜派的人甚至将此事视为阴谋,还指责负责翻译、发布此文书的人叛国。

于是,这就引发了一系列的恶性事件。1946年3月7日,住在巴斯托斯市的同业公会专务理事沟部被杀死。沟部在世时,致力于同胞间认清战况的时局认识运动。这一行为遭受到战胜派的憎恨,也让他遭至杀身之祸。这无疑是战胜派对宣传日本战败行为的斥责。除此之外,沟部的家人也不时收到匿名威胁信。战胜派还传唱起了杀死战败派或帮凶的歌谣。

同年4月1日,一群暴徒闯入原《日巴新闻》主编、原文教普及会事务长野村忠三郎的家中。他们先是擒住长野的妻子,随后又开枪将闻讯赶来的长野打死。在当年,巴西境内出现了多起针对战败派的暗杀事件。更甚者,还制造了无差别的炸弹袭击。7月份,更是有一名巴西货车司机死于战胜派的刀下。这一连串的事件,直接引爆了巴西国民的愤怒。

几乎在同一个月内,圣保罗市的千余名巴西人全服武装,开始报复日本移民。他们手持棍棒、骑着马,见到日本移民的住宅与产业,便直接破坏,毫不留情。

同年8月份,正值日本战败一周年,各地针对战败派的报复行动愈加猖狂。不得已,巴西政府决定动用军队,加强治安。并且在战败派的协助下,允许国民成立自卫组织。随着相关人员相继被收押,骚乱终于平定。

这出闹剧,在日本战败一年多之后,终于渐渐平息下来。不得不说,日本政府在战后虚与委蛇的态度,直接让无故的巴西人民受伤。而且,从中我们也深刻感受到了军国主义的危害和顽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